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专区 » 行业动态 » 正文

海南近4成民营胶厂排污不达标

放大字体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7-17  浏览次数:429

橡胶是国家的重要战略物资。海南是我国最大的天然橡胶生产基地,种植面积达788.58万亩,占全国50%以上。橡胶是海南人的骄傲。但是,橡胶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如果不处理或处理不好,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记者近日调查了解到,我省国营与民营橡胶生产二分天下,但民营橡胶加工排污达标的状况令人堪忧。全省每年约有158万吨制胶废水排放时未达标。全省近4成民营橡胶,通过将胶水制成生胶片进行交易,并主要集中在中部山区。据估算,全省每年至少有5.6万吨废水未经处理放入河流和土壤中。

制胶废水,污染着我们的空气、水源和土壤,阻碍着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旅游发展。

海南农垦投资兴建的橡胶加工废水处理工程。

海南农垦投资兴建的橡胶加工废水处理工程。(资料图片)

制胶废水怎一个臭字了得

橡胶臭气困扰美丽乡村

专家:这种臭气中含多种有害成分

“要想知道富不富,就闻臭不臭。”这是流传在白沙的一句话。

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省民营橡胶开始兴起,并逐渐成为农民支柱性产业,特别是中部市县,橡胶已经成为农民主要收入来源。

但是,农民收割鲜乳胶后,会凝固制成生胶片,这些生胶片会散发出一股臭味,橡胶越多,臭味就越浓。因此,“臭味”,变成了衡量一个村庄、一户农户是否富裕的标准。

然而,这些飘在乡村里的臭味,以及制生胶片产生的废水,污染着空气、水源和土壤,阻碍着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旅游发展。

从白沙黎族自治县县城出发,不到20分钟的车程,就到了牙叉镇方香村委会方香村。这座黎族村庄,坐落在鹦哥岭山脚下,松涛水库上游,景色如孟浩然所写,“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每天凌晨两三点,黎族汉子和妇女们,就带上刀具,到地里割胶去了。过了5个小时后,一担担乳白色的新鲜胶乳,挑下山来。

优美的风景、独特的黎族风情,方香村已然是一座具有开发潜力的乡村旅游目的地。但是,情况并不乐观。“用眼睛看,很漂亮、很美。但是一进村子,鼻子一闻,很臭。”村民符洪章说。

这些臭味,就来自于方香村的主打产业橡胶。符洪章说,村民习惯将鲜胶乳挑回家后,加入甲酸,让其凝固,再用压片机,压成生胶片,晾晒、储存。“这些生胶片就会散发出臭味;凝固、压缩时产生的废水,没有及时清理,也会发臭。”

特别是7月到9月,橡胶丰产期,村子家家户户门口,都晾晒着生胶片,臭味随着微风,飘散在空中,让人作呕。

“全村开割的橡胶树有6万株,每天可收获6千公斤鲜胶乳,制成近3千公斤的生胶片,臭味可想而知。”村民符家鹏说,大家都在生胶片旁吃饭、睡觉,村民自己都觉得难受,更何况外来游客。

据悉,废水产生的臭味主要是因为,鲜胶乳含有大量非胶成分,在凝固压片后排放的废水中富含有机物、氮和硫等成分,极易腐败并释放出臭气;而生胶片产生的臭味,主要是因为微生物迅速繁殖而发臭。

中国热带农业科研院专家丁丽等人曾进行过研究,臭气的主要成分有硫化氢、硫醇、氮化合物,以及挥发性有机酸类,属于有害气体,对人体健康有危害。

因为臭味,许多外来游客,一进村子,就想逃离,发展乡村旅游,根本不可能。

全省近4成民营橡胶以胶片交易

恶果:每年5.6万吨废水直排河流和土壤

方香村碰到的问题,不是特例。近年来,白沙、琼中、保亭、五指山、昌江等市县纷纷提出发展乡村旅游,而臭味如“魔咒”般围绕在这些美丽乡村之上。

不仅如此,这些未经过处理的废水,不仅会产生有害臭气,还会污染到水源和土壤。在方香村,以往胶农就在水井旁,进行鲜胶乳凝固和压片工序,压出来的废水有些随着水沟排入河流,有些渗入地下水。

截至去年底,全省民营橡胶种植面积达403万亩,开割264.4万亩,干胶产量为21万吨,鲜胶乳大约为70多万吨。据业内人士估计,我省有将近4成的民营橡胶是通过生胶片进行交易,并主要集中在中部山区。按每吨鲜胶乳制成生胶片大约排放0.2吨的废水(主要是胶清)来算,每年有5.6万吨废水,未经处理排入河流和土壤中。

白沙国土环境资源局环境监测站站长周蒲璇说,未经过处理的橡胶加工废水,氨氮、COD(化学需氧量)和总磷含量都很高。“特别是COD,甚至高达2000mg/L,而国家一级排放标准为100mg/L,二级标准也在150mg/L以下。”

“这些未经处理的废水,排入水源和土壤中如果过量的话,就会造成富营养化,水中缺氧,水体生物就难以存活。”周蒲璇说。

此外,上世纪60年代,马来西亚专家曾研究发现,未经处理的橡胶加工废水,如果直接施入耕地中,废水中的蛋白质和少量橡胶颗粒会凝固,导致土壤孔隙堵塞,并发臭。

白沙奖励胶农以胶水交易

质疑:这样的收购模式能否一刀切

农民制生胶片带来的污染,在白沙尤为严重。

“去年,白沙橡胶种植面积为41万亩,开割26万亩,其中90%以上是通过生胶片的形式销售的。”白沙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周秋平说。

周秋平说,白沙是海南生态核心区,是海南重要水源涵养地,白沙近三分之二农户生活在生态核心区内,生胶片加工,造成的污染面极广。

2010年,白沙启动“美丽乡村计划”,欲建设打造“乡村生态旅游百里长廊”,发展乡村旅游业。

“因保护生态环境和经济发展的需求,农民销售生胶片的模式急需改变。”周秋平说,于是,今年白沙县委、县政府提出,引导企业和农民,改生胶片交易为鲜胶乳交易。

其做法是,对所有申请收购乳胶企业、合作社和个体户严格审核,收购条件和生产技术工艺符合环保要求的,工商部门方才办理营业执照。乡镇、农业、工商、物价、质监、环保等部门将对收购活动进行管理和指导。

对于白沙的尝试,农民有赞也有弹。赞成者认为,农民制生胶片工序有凝固、压片、晾晒,耗时耗力。怕人偷,晾晒时要有人看着,睡觉时则放在卧室里,人长期处于有害臭气当中。

也有农民表示,胶价低时,做成生胶片卖,可以放一段时间,等胶价上涨后再卖。今年胶价大幅下跌,我省不少农民就采取了制成生胶片,停售观望。

收胶模式改革还有一个难点就是,信任度问题。海胶集团加工管理部常务副总经理陈祖敬说,鲜胶乳的价格,是按照其干胶含量来计算,而测量鲜胶乳干胶含量的仪器,有些农民并不信任,会觉得收购商做手脚。

收购网点布置和交通问题,也是改革的一大难题。鲜胶乳交易,需要在每个村庄都有一个固定的收购点,而生胶片交易,收购商可以隔一段时间进村收购一次。

而一些偏僻的乡镇,因为交通不便,也会造成收鲜胶乳带来运输成本增加。

为此,白沙建立了奖励机制,对销售乳胶的农民给予适当补贴。据介绍,预计今年该县民营橡胶乳胶总量为9.3万吨,按平均30%含量折成干胶约2.8万吨。补贴标准以每吨干胶70元补贴,共计补贴196万元。

不过,有业内人士和专家们表示,让农民改销售生胶片为鲜胶乳,也不能一刀切。环保问题,从整个加工环节来看,加工厂收购的鲜胶乳有相当一部分是用于加工成浓缩胶乳,而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水,由于目前技术有限,污水处理几乎难以达标;而子午胶,又必须要用生胶片进行加工。

橡胶加工厂废水污染更甚

现状:近4成民营胶厂排污不达标

不仅是农民自制胶片给农村带来污染,部分橡胶加工厂,也在污染着水源和土壤。

目前,我省橡胶加工企业分为国营、外资和民营三种。2012年省政协的一份提案显示,目前,我省橡胶加工厂超过100家,其中海胶集团有15家,民营橡胶加工厂有87家。

而民营橡胶加工厂普遍存在生产规模小、分布散落、管理水平低,部分环保意识薄弱,治理措施不够完善和超标排放的环境污染问题。部分民营橡胶厂为降低生产成本,减少管理费用及运行费用,虽有废水治理设施,但运行不正常或不运行,只是为了应付环保检查才运行。

据悉,我省现有民营橡胶加工厂,总设计能力约30万吨,加工规模大小不一。其中年加工能力在1000吨以下的约占40%,1000吨—3000吨的约30%,3000吨—1万吨的约20%,而1万吨以上仅有10%。

这些民营橡胶加工厂分布区域较广,其中澄迈16家,琼海10家,临高9家,屯昌9家,儋州8家,万宁8家,白沙5家,海口4家,定安4家,保亭3家,乐东3家,琼中2家,五指山2家,文昌2家,东方1家,昌江1家。

两年前,海南大学一位研究生,选取了全省包括国营和民营企业在内的28家天然橡胶加工厂,对其废水处理状况进行了调查。

调查结果发现,约有46%的加工厂产生的制胶废水中的氨氮浓度超过排放标准,约36%的加工厂COD的浓度超过排放标准,约29%的加工厂BOD(生化需氧量)的浓度超过排放标准,有一半加工厂未能使总磷出水浓度达标。另外,省内约40%的民营天然橡胶加工厂对制胶废水的治理投入有限,没有达到排放标准。

2011年年底,省内媒体曾对橡胶加工厂污染农田、水源等进行过曝光,然而一年半年过去,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

“像海胶集团等大型企业,每个加工厂投入的环保设施费用就达数百万元,小型民营企业根本无力承担。”业内人士透露,去年开始橡胶价格下跌,特别是今年橡胶价格已经跌到成本价以下,更是让许多没有资金实力的加工厂缺乏环保投入的积极性。还有部分民营橡胶厂为降低生产成本,减少管理费用及运行费用,虽有废水治理设施,但长期少运行,甚至不运行,只是为了应付环保检查才运行。

目前,我省干胶产量为39.5万吨/年,按照每生产一吨橡胶成品产生废水10吨计算,年排放废水为395万吨。即使按照40%民营天然橡胶加工厂制胶废水未达标计算,也有近158万吨废水没有达标,而实际上废水排放量并不止这些。

“由于加工厂排放量大,比较集中,比农民自制生胶片排放的废水,污染性大很多,会导致土壤和水源富营养化。”海南大学环境科学系主任、教授唐文浩说。

让唐文浩更为头痛的是,目前生产颗粒胶的废水处理工艺已经很成熟,但是,生产浓缩乳胶所产生的废水,至今没有很好的处理技术。“虽然海胶集团,不断地投钱进行技术改造,处理的效果仍然不是很好。”唐文浩说,而许多民营企业由于资金问题,排放几乎就没有达标。由于浓缩乳胶加工成本低、市场价格又高,加工量已经接近我省橡胶产量的一半。

唐文浩解释说,目前,我省橡胶加工厂处理工艺为厌氧-好氧,通过细菌分解废水中的有机物。由于生产浓缩乳胶时,要添加很多氨,产生的乳清(废水)中就含有大量的氨,加工厂对乳清中的橡胶进行回收时,就需添加硫酸进行中和,产生硫酸氨。而硫酸氨对于厌氧菌来说是“毒物”,抑制其发酵,造成废水处理失败。

治理出路何在?

建议:制胶废水作液体肥可变废为宝

制胶废水,其组成根据加工方式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大体上包括胶清、少量未凝固的胶乳以及加工用水。

虽然,制胶废水处理不当会造成环境污染,但是分析其成分可以发现,废水中不含重金属等积累性有毒物,却富含氮、磷、钾、钙、镁、蛋白质等植物所需的营养物质。

“与其将这些废水排出去污染环境,不如将其制造成肥料。”唐文浩说,实现资源化利用,是未来海南橡胶加工厂处理废水发展之路。

记者查阅文献发现,其实早在1947年,马来西亚的尤尼乐耶胶园在约6万亩的橡胶林里,用胶清废水灌溉胶树,每株约灌溉20升,增产高达25%,但是,怀疑废水中的氮含量高,风灾加重,试验中止。不过,胶清废水用于农业灌溉的试验,在马来西亚一直未停止,并逐步扩大到了牧草、水稻、豆科植物等其他农作物上。

另据报道,1990年,马来西亚橡胶研究院和日本横滨橡胶公司,联合开发出一种利用胶清的技术,将胶清浓缩,加工成有机肥料。这种浓缩肥,除水分外,主要成分为氮、钾、磷和稀有金属。经试验证明,胶清浓缩肥对蔬菜,特别是叶子类蔬菜生长有利。当年,世界上第一家胶清肥料厂正式投产。

据悉,马来西亚研究出的胶清浓缩肥料,无臭味,有机性能可提高土壤微生物活力,特别是肥效长,减少养分淋溶入地下水流失,非常适合海南土壤科学施肥特点。

2007年,泰国宋卡王子大学专家,利用制备烟胶片的废水和橡胶燃料灰分的混合物对经济作物进行不同浓度的施用,发现当混合物与水的比例为1:2时,芥蓝菜和黄瓜的生长有显著提高,稻米和橡胶也有令人瞩目的增产。

目前,国内对制胶废水资源化利用的研究还是刚刚起步,并且没有在生产实际中得到使用。有业内人士表示,我省应该尽快启动制胶废水用量与作物产量、品质及对土壤形状的影响,以及除臭与防治土壤堵塞等方面的研究,在大型橡胶加工厂周边发展生态农业示范园,将制胶废水厌氧发酵制取并回收沼气后沼液,适当稀释后,用于农田灌溉。

唐文浩表示,由于农民制生胶片量小,可以引导他们将制胶废水稀释后还田,不仅不会污染环境,还能增加橡胶林的肥力。

“对于橡胶加工厂产生的废水,应该在加工开始的环节就考虑到环境问题,把胶清作为产品而不是废水进行处理。”据唐文浩介绍,目前,他们在研发一项在橡胶加工时,就将胶清生产成为有机液体肥的技术。这项技术也能解决生产浓缩胶乳时,废水难处理的问题。

唐文浩说:“大约一吨干胶,可以制成2到3吨的液体肥。我省用肥旺季在冬季,橡胶加工旺季在夏季,生产液体肥,可以用桶装,进行储存销售。不仅让制胶废水得到有效利用,也能降低橡胶加工厂的生产成本。”


【点击查看更多胶厂 排污不达标相关信息】
更多
 
AD
 
配方·知识
热点排行
网站首页|广告服务|会员服务|积分规则|关于我们|法律声明|网站地图|网站留言|友情链接|网站帮助
客服热线:400 081 5699中国粘胶网新浪官方微博 客服帮助 268062869 业务咨询 268052869
客服邮箱:zhanjiao@zhanjiao.com  中国粘胶网交流群:群①158481531  群②131089518  群③153424765  群④126143679
Copyright ©2005-2012  www.zhanjiao.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5543号-2号